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作者:og真人游戏 发布日期:2021-01-13 05:01



  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象征着和平的钟声响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75周年纪念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升旗仪式,并举办建馆35周年展览,为和平发声。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天皇裕仁通过广播发布《终战诏书》,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历时14年的抗日战争,以中华民族的胜利而告终。

  75年后的8月15日,上午8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公祭广场上,人群肃立,全体面向国旗,唱国歌、行注目礼。当五星红旗升起,12名紫金草国际和平学校的学生,撞响了江东门的大钟。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35年前的今天,纪念馆正式开放,从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记忆有了物理空间。”

  8月15日上午,《应声立 循声进——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35周年回顾展(1985.8.15-2020.8.15)》在纪念馆3号临展厅开展。

  展厅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照片墙前缓缓走过,不时驻足端详。她是纪念馆原副馆长段月萍,今年87岁,是1984年筹建纪念馆时的小组成员。

  “为什么要建立纪念馆?因为1982年,日本文部省在教科书里把南京大屠杀的叙述抹杀掉了,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段月萍介绍说,“这种行为激起了南京人民的愤怒,很多市民写信,要求为死难同胞建馆立碑做纪念。”

  “铁管巷四达里设‘上军南部慰安所’,山西路口设‘上军北部慰安所’……”展厅中有一份手稿,纸张已经泛黄卷起,但字迹仍旧清晰可辨。这正是多年以前段月萍在调查南京日军慰安所时亲笔所写下的记录。当年她的主要工作是收集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如史料照片等。

  “因为日本的侵略,我从4岁就开始颠沛流离。参加(筹备)工作后,拼命地搜集资料,要把侵略者的罪行都展示出来,”段月萍说,“一些年轻人可能不是很了解(这段历史),所以一定要把纪念馆建设得更好,以教育下一代。”

  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和马庭宝,他们都曾亲身经历侵华日军的暴行。

  1937年,葛道荣4岁。日军攻进南京城的时候,葛道荣和弟弟妹妹以及其他二十几个人挤在南苑的一个教室里。一天清晨,三名日军破门而入,其中有两人上了刺刀,还有一个带着指挥刀,是一名军官。一个日军过来就对着葛道荣的右腿戳了一刀。“我家叔叔,两个舅舅都被日军杀了。当时我和母亲还有姨娘去下关找的时候,地上横七竖八躺的全是尸体,江水都泛红了。”几十年来,葛道荣一直在坚持收集整理历史资料,为这段历史证言。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逐渐离世,从2018年起,纪念馆开始为去世的幸存者举办熄灯悼念仪式。

  在展览的悼念墙照片前,马庭宝驻足良久。1937年,马庭宝才2岁,他的父亲和舅舅被抓到下关挹江门,被日军扫射杀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特别要教育好下一代,不要让他们忘记了日本人侵略我们中国的这段历史。”

  8月15日上午,一场“花语”教育展同时在《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尾厅城墙区域展出。

  在和平城墙上方,悬挂着一把折断的日本军刀(木刀模型)。下方的展台布满了荆棘,其中盛开出月季、雏菊、木百合等鲜花,中间是一份日本于1945年9月9日签署的《降书》(文创品)。

  这次展出的作品由中国传统插花艺术家郑翕文设计。她介绍说,折断的军刀象征着日本投降,底部展台以荆棘做主体创作,荆棘中融入《降书》,以表达战争的残酷、抗战历程的艰险。周围配有芒萁、月季、雏菊、木百合、火龙珠、麦冬等花材,寓意生命力、意志力和团结,表达战争中中国人民团结一心,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展台边创作大型瓶花作品配以装置艺术,插入75朵菊花,表达75年来不忘对遇难同胞的祭奠,对英烈的致敬,以及对和平的永久祝愿。

og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