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德云社做化妆品 周扬青创品牌 你会为“红人经济

作者:og真人游戏 发布日期:2021-01-07 20:12



  总有很多“红人”来美妆行业做生意。“说相声的”德云社正在申请化妆品品牌商标、知名网红周扬青拿到了韩国化妆品代工巨头科丝美诗的投资、美妆IP“骆王宇”的白兔视频近日也拿到了亿元以上的融资。美妆行业的“红人经济”能红多久?除了粉丝,还有谁会为“红人经济”掏腰包?

  近来美妆行业迎来不少“红人”,比如要跨界做化妆品的德云社。企查查显示,德云社所属的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正在申请注册 “贝莉缇(BEILITI)”商标,商品类别包含化妆品、洗面奶、洗衣粉等。贝莉缇品牌拥有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及淘宝店铺,该品牌瞄准了“德云女孩”们。

  德云社旗下艺人张云雷成了贝莉缇的金字招牌。贝莉缇的线上店铺内,“买面膜送云雷同款围巾、签名照”“买套装送云雷定制毛巾”“买面膜有机会抽取张云雷·杨九郎跨年专场门票”等均为旗下产品的宣传标语。有粉丝甚至开玩笑称直接送张云雷就好。

  另外,知名网红周扬青的个人美妆品牌CODE MINT(纨素之肤)将于1月20日上市发售,该品牌也是韩国化妆品代工巨头科丝美诗第一个投资的个人初创美妆品牌。科丝美诗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公司确是该品牌的唯一代工企业,投资的目的在于确保代工产量。

  美妆行业的“红人经济”也引起了投资界的关注。近日,美妆IP“骆王宇”的白兔视频完成亿元融资,投资方为金鼎资本、众麟资本。骆王宇的抖音粉丝数超过670万,单条视频最高带货金额超过1300万元。一位拥有超过10万粉丝的小红书美妆博主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当美妆博主的粉丝数超过500万,就意味着会有品牌活动等资源,粉丝数再涨到一定程度,还可以自创品牌。

  相对于传统美妆品牌,知名网红的自创品牌不仅有粉丝基础,还自带话题流量。创立CODE MINT品牌前,周扬青就有自己的美妆网店,曾经一天卖出了1万只唇釉。

  据了解,科丝美诗将为CODE MINT提供从品牌规划到产品设计的全程服务。科丝美诗为何看中了CODE MINT?科丝美诗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市场确实有很多网红品牌,但是我们看中的是CODE MINT品牌调性。CODE MINT团队是敢于挑战、是阳光年轻的,该品牌的调性是自信、健康。另外,CODE MINT做减法的方式是美妆市场的大趋势。”

  美妆行业总能吸引“红人”来跨界,且“红人”的初创品牌均能看到短期红利,如范冰冰自创的美妆品牌FANBEAUTY曾在2018年成交额超过1亿元。但是流量过后,靠什么留住消费者也是令“红人们”头痛的问题。除了粉丝,谁还会为这些品牌买单?

  “红人”自创美妆品牌多为昙花一现。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范冰冰自创美妆品牌FANBEAUTY旗下产品几乎没有销量;黄晓明夫妇联合创立的护肤品牌ah旗下大部分产品的月销量均只有两位数;而德云社旗下贝莉缇旗下的套装产品仅卖出14件。

  同时,相关产品屡屡出现品质问题。不只一家明星、网红的自创美妆品牌收到了相关部门的责令整改通知。张馨予的自创美妆品牌MissZhang旗下防护喷雾,被曝光为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并不具备其宣称的防晒功能;郭德纲此前创办的波碧水旗下产品因检出防晒剂成分与产品批件成分不符被原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

  “明星、网红自带很高的关注度。”某国产化妆品品牌经销商对记者表示:“其自创美妆品牌不用花钱宣传都有流量,如果把钱用在打磨产品品质上,销量自然就上去了。”

  与国内明星、网红的自创美妆品牌相比,海外“红人”的自创美妆品牌在销量和口碑上均占优势。不同于国内“红人”的单打独斗,海外明星的自创美妆品牌其背后均有资本支持,如蕾哈娜的Fenty Beauty是由LVMH集团旗下美妆孵化器KENDO注资推出。此次周扬青的CODE MINT品牌拿到了科丝美诗的投资,为外界所关注,消费者会为其买单吗?(记者 马嘉)

og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