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ABOUT US

(86)020-81326513

广场舞神曲已经洗脑多少年轻人了

作者:og真人游戏 发布日期:2020-12-10 18:35



  “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原来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一边嫌弃广场舞土味,一边被《酒醉的蝴蝶》洗脑,这就是当下的年轻人。

  社交平台上,时代少年团、The9等各路年轻爱豆一夜间,对这首歌纷纷上头,翻唱的、跳舞的应接不暇。某K歌平台内,《酒醉的蝴蝶》在2019年用户最喜爱歌曲中排名第二,原版被翻唱3.8亿次。

  各大音乐平台这首歌的评论区,大批年轻人还赶去打卡,上万条留言里点赞六七千的热评飘着两条“评论里叔叔阿姨好文采”“我来拉近一下和我妈的距离”。

  还有人甚至从歌摸索到广场舞视频,跑去快手等平台观摩学习,彻底解放天性。风水轮流转,年轻人如此沉迷广场舞,哪还有当初吐槽大爷大妈时的样子。

  如今就算年轻人再怎么抗拒,听到一些广场舞音乐时,恐怕也会抑制不住摇头晃脑的冲动。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音乐软件切换到的那首喜欢的歌,什么时候进入了广场舞的歌单。华语流行天王周杰伦今年6月的单曲《Mojito》在快手一经推出,就引发年轻人热议,播放量在24小时内,突破了5000万,点赞达200万。

  而当很多网友还埋头于各种歌曲分析和评论,互相争辩周杰伦是不是江郎才尽的时候,这首歌已经进入广场舞爱好者的视野,被安排上了一套恰恰舞步,摆跨扭腰,左脚迈出,右脚跟随。

  这群爱好跳舞的中老年人,别的方面可能没那么敏锐,但换歌的速度,总是不甘落于人后。

  《Mojito》之前,年轻人熟知的英文歌《Trouble Maker》《江南Style》《Faded》等,早就登上了中国广场。听不懂歌词有什么,对广场舞大爷大妈来说,能跳舞才最关键。

  今年爆红全网的《火红的萨日朗》被众多90后、00后单曲循环,引来一大拨明星翻跳。但早在好几年前,这首歌就已经是广场舞金曲,原唱乌兰图雅还推出过专门的MV,亲自示范舞步。

  贵阳一处有着“亚洲最大小区”之称的居民区,每晚8点到9点总会上演1000多人齐跳广场舞的大场面,其中60%是年轻面孔。一位发起人说,换了节奏更快的舞曲后,大批年轻人才加入进来。

  还有一群90后,做了重庆沙坪坝华宇广场上的领舞,带着一群大爷大妈嗨跳英文流行金曲。

  放眼全国,广场舞甚至大举“入侵”校园,取代了多个幼儿园、小初高中的课间操。

  紧跟潮流的自然也少不了娱乐圈,除了翻唱翻跳,还有歌手主动朝广场舞神曲的方向推广作品。

  比如《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中冲进前五的大波浪乐队,就在10月发布的新歌MV中,到户外带领一群大爷大妈扭动身体,跳起了广场舞。

  这种做法也有据可循。近几年凤凰传奇、筷子兄弟和大张伟被评为神曲三大宗师,就跟他们的歌《最炫民族风》《小苹果》和《倍儿爽》在广场舞圈里有重要地位,分不开关系。

  2012年,为了反馈广场舞爱好者的喜爱,凤凰传奇曾为其专门打造一张伴奏音乐+视频教学专辑,开创音乐专辑舞蹈教学的先河。

  而《小苹果》和《倍儿爽》则更是在2015、2016年,分别被上万名广场舞爱好者选中,去冲击广场舞齐跳人数的世界纪录。

  2019年,某音乐平台全年上线万首。但仔细回想的话,你会发现真正火起来的作品屈指可数,更不用说细分的广场舞领域了。

  先不说成为神曲了,光是被广场舞爱好者们从这么多首歌里选中,就已经很不容易。

  互联网时代,人们听歌早就不止一种途径,刷快手、看剧,随时都有新歌老歌冒出来。虽然听得数量多了,但注意力也被分散了,这个觉得好,那个也不错,抉择起来就很麻烦。

  有研究指出,为了让没有音乐基础的参与者易于掌握,广场舞歌曲多以完整小节呈现,节奏清晰。简单来说,就是你听到的广场舞音乐,大多是有鲜明的段落,规律可循,强弱起伏很明显。

  这么选歌的原因,本质还是跟跳舞脱不开关系。看着简单的舞步,背后都有用心的编舞老师。

  但观看视频学习舞步的爱好者们,恐怕并不在意。截至2018年11月,单是一家专业广场舞教学平台累计的中老年用户,就已经超过了2亿,都快赶上一些年轻人爱玩的游戏累计用户数了。

  比如融合了蒙古族、藏族特色的广场舞,用的主要还是《套马杆》《卓玛》这类民族音乐。

  发源于东北、风靡全国的佳木斯快乐舞步健身操,则更偏好节奏感明显且简单的通俗歌曲。

  不论古早的《小苹果》,还是如今的《酒醉的蝴蝶》,在广场上都有不止一个版本的编排。

  能被众多专业人士认可的广场舞神曲,大多离不开一个词洗脑。

  就比如曾经一夜爆红的《小苹果》,副歌部分“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你一听就能记住,有人提起的时候,脑海中就能浮现出旋律,随时随地都能哼两句出来。

  在心理学领域,洗脑可以用“耳虫”现象来解释。“耳虫”引起的感觉叫“认知瘙痒”,会让人忍不住想去回想一首歌,即使耳边没有人在播放。

  什么样的歌才会引发“耳虫”呢?有学者曾通过分析200首洗脑神曲和非洗脑神曲,发现洗脑的歌通常有三个特征,包括节奏快速、旋律简单和存在特殊音程。

  而能够让你对前面三个特点,同时产生共鸣的广场舞神曲,大概率是被加工、处理过的音乐,在中国主要就是“DJ版”歌曲,本质上为电子音乐。

  这种音乐的神奇之处在于,有时候一首你觉得跟广场舞十分不搭的歌,例如后街男孩唱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也会因为DJ版本,在广场上焕发新的生命。

  比如《等你等了那么久》这首歌由歌手祁隆创作并演唱,原曲的旋律本身就简单,朗朗上口,再经过叠加特殊音效、调整速率等一系列“电子化”后期,就诞生了让人听来十分“中毒”的DJ版。

  或许是歌手们察觉到这种“操作”的厉害之处,如今你随便在某个音乐软件搜索一首歌,列表中都可能躺着另一首对应的DJ版。

  有媒体曾在2018年,对中国大妈喜爱的广场舞音乐发起一项调查,结果评选出排名前十的歌曲主题,大多体现出一个特点接地气。

  不论是具有民族特色的《最炫民族风》《套马杆》,或是歌词通俗直白的《你是我的玫瑰花》《美了美了》《爱情买卖》等,无一不展现着大众生活的不同侧面。

  入围前十大广场舞歌曲的《李》蕴含各种诗词歌赋,涵盖李白、李清照等一系列李姓历史名人,唱出了李氏家族的文化骄傲,而在中国李姓是大户,2018-2019年均为全国第二大姓氏。

  社交平台上,年轻人则把《酒醉的蝴蝶》里那句“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玩出了花样,稍稍改动字词用在各种生活情境中,比如“怎么也飞不出画画的世界”“怎么也飞不出高数的世界”

  默默无闻写了十几年歌的祁隆,直到2012年《等你等了那么久》发布后,才有了一点名气。这首歌表达的,就是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的心情。

  事实上,如今的快手,已经成为中国音乐市场上一个重要的宣传阵地。歌手发新歌,可以借助用户翻唱、翻跳的力量,通过短视频的形式,传播给更多的人,甚至突破平台固有的“圈层”。

  这些短视频里,不乏各种形式的广场舞。过去一年,快手广场舞视频累计曝光量超过了800亿,相关创作者的总计粉丝量也超3.5亿。

  正是借助这些广场舞视频,快手上的草根歌手们,才能让辛苦创作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

og真人游戏